三商虎後援會.JPG

1999 年的 11 月 8 日,是一個讓我痛徹心扉的日子。

就在那天,成軍十年的三商虎宣布解散,我也從此失去對棒球的悸動。

在三商虎走入歷史後,我鮮少收看棒球轉播,也不再熱烈追蹤棒球的消息。身邊的家人、朋友、以及曾是虎迷的同學,總是認為我不該對一支不復存在的球隊念念不忘,也一直希望我不要因為三商的消失而遠離棒球。

然而,我並不是為了表達對三商的忠誠而刻意排斥中華職棒,更沒有因為三商的消失而強迫自己厭惡棒球。身處異鄉的我仍會注意中職的戰況,甚至還為了挺王建民而在洋基作客多倫多時特地買票進場。

我還是熱愛棒球,我只是無法再像當年那樣,會在觀看比賽時歇斯底里的吶喊加油,或作出類似抵制統一超商和兄弟飯店,以及拒買味全鮮乳和中國時報的任性舉動。

因為,我再也找不到在棒球世界裡的歸屬感。

歸屬感不是一張白紙黑字的契約,也不是一句生死不渝的誓言,而是一種感覺。一種會為球隊的戰況而緊張、為球隊的勝利而歡呼、為球隊的敗北而痛哭的感覺。

當藍色旗幟停止飄揚後,哪支球隊奪冠,哪個球員出色,對我而言都不再具備任何意義。

三商虎會員卡.JPG

在職棒三年後期才成為虎迷的我,不但未能趕上元年的風光,反而嚐盡連年墊底的屈辱。然而,即便是在那樣黑暗的時期,我仍然和眾多虎迷一樣,開心地以進場加油、收聽 (看) 轉播、購買虎虎虎雜誌、參加小虎夏令營等行為支持著三商。

就連後來漂流海外,也不時托家人帶來過期的報紙和雜誌,以便在那個網路資訊貧乏的時代獲得更多有關三商的情報。

能支持、關心自己心愛的球隊,是一件幸福的事。如今,連只想單純地為三商加油,都變成一種奢望。

雖然三商早已成為過去式,但對虎軍的記憶依然深刻清晰。不管是康雷哥雅鷹俠這三劍客所串起的恐怖打線、林仲秋的巨砲火力、林琨瀚滴水不漏的守備、火車涂鴻欽的狂傲霸氣、陳明德的悲情傳奇、康明杉的落淚十勝、翁豐堉和劉義傳組成的勝利方程式、鄭幸生的鯊魚障礙、以及其他虎將創下的豐功偉業,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抹滅的回憶。

不管三商存在與否,我身上的血,始終都是藍色的!

以後的日子,我或許會走進球場,也可能會收看轉播,但我無法再為任何球隊喝采加油,因為我心深處,始終只有一支球隊。

一支叫做三商虎的球隊。


延伸閱讀:

猛虎‧傳說
虎 T 露天拍賣
飄揚在夜空中的藍絲帶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uzzerbeater 的頭像
buzzerbeater

自由無罪,塗鴉有理

buzzerb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